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 综合 > 赵本山照片当遗像 > 详情

有什么好搞笑的爱国小品,2人演的字要少

2021-09-18 21:18:17

人物:一男记者
一对老年夫妇
场景 :木制沙发
大叔大妈上。
大叔:人老心不老,跟着时代跑,正在下着棋,记者把我找,说是要采访我,我一听要上电视,激动是三天三夜没睡觉,兴奋的时刻终于来到,原来曝光的感觉如此美妙。
大妈:你别兴奋了,我听到这个消息比较低调,不像你到处大喊大叫,曝光的感觉虽然美妙,但出名以后更要防止各种骚扰,所以,老头子,咱要低调,低调。
记者:大家好,今天我的任务是去采访一对老年夫妇,看改革开放三十年,我们中山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。
记者:大叔大妈,你们这么早,让你们久等了。
大叔:没有,刚刚等你30分钟,
大妈:错,应该是29分钟57秒。
记者:实在对不住两位,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
大叔:万事俱备,差点风了!
记者:那好,我们开始啊!大叔大妈你们好,我是电视台的记者,请问你们在中山生活多少年了!
大妈:35年了!
记者:大妈记忆真好,为什么对这个时间记的这么清楚呢?
大妈:这是改革开放以前的事了!我们找对象,家里都不愿意,我们就决定私奔嘛!我在家偷了一辆自行车,他就带着我跑啊!告诉我自行车正以每小时35公里的速度狂奔,我就对这35有印象了!
记者:那怎么不坐火车呢?或者别的交通工具呢!
大叔:别和我提火车啊!记得有一次啊!我带着怀孕的她从北京回广州!到石家庄她就早产了,车到广州,孩子都会喊爸爸了!
记者:这么夸张啊!火车有这么慢吗?
大妈:他做错车了!整跑偏了,在云南生活三年才回的中山,那孩子可不是会叫爸爸了怎么的!
记者:哦?原来还有这样的小插曲,现在从北京回广州,几个小时就到了。那你们二老抚养孩子也很辛苦吧!
大妈:何止是辛苦啊!是千辛万苦啊!
大叔:一切都在无言中,像雾像雨又像风。(自我陶醉状)
记者:大叔大妈你们能不能具体说说呢!
.................
大妈:别提那张相片了,那时候照张相不容易,得走四十多里地,那天他取相片回来就晚上了,路过坟地,看见谁的遗像掉下来了就给人家贴上了,过了几天,我儿子告诉说,说他爸相片在别人墓碑上贴着呢!
大叔:我听说这事去了三回,才看出来人家墓碑贴着的的确是我。发现以后连忙将我珍藏好几天的老娘们相片给换回来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大叔:人家赵本山临结束的时候还说两句呢!能不能也让咱们说两句啊!
大妈:就是啊!为了你这个采访,我是熬红了眼睛,累坏了肩膀,哑口无言不是我的性格,给我机会,改革开放后的老太太不同凡响。
记者:那好吧!你们二老说吧!
大叔:我们也做了两首诗。
记者:你们也会作诗?
大妈:你是门缝里看人,把人看扁了。我先来。(从兜里掏出稿纸)
改革开放沐春风,中山正在发展中,衣食住行翻天变,楼台一层又一层。
记者:好(鼓掌,大叔也跟着鼓掌)
大叔:(也掏出稿纸)终于轮到我了。

有什么好搞笑的爱国小品,2人演的字要少 赵本山照片当遗像

有什么好搞笑的爱国小品,2人演的字要少主角与配角》
陈:不对吧……
朱:什么不对啊?
陈:这服装不是我的。
朱:是你的。
陈:你肯定拿错了吧……
朱:什么拿错了
陈:我看看你穿的。
朱:你别看!这个是你的!
陈:不是我的
朱:你是叛徒
陈:(惊讶不解)我是叛徒?!哪部戏?
朱:就这个戏。
陈:啊这回,这回我又叛变了?
朱:你看——
陈:没有啊。
朱:咱们这个戏前三场
陈:前三场咱们一样都是八路军啊。
朱:后三场你不就叛变了吗?
陈:是吗?
朱:今天咱们排练第六场
陈:第——六场是是什么意思来着?
朱:前面你来劝我投降……
陈:对对对……
朱:后来我一枪把你嘣了!
陈:你说这个编辑他怎么瞎编乱造啊!
朱:什么瞎编乱造啊?
陈:你看前三场我这八路军,他演得不错嘛!
朱:你觉着,它一共两句词儿。
陈:那那感觉好啊对不对。“报告队长,敌人冲上 来啦!”怎么样?
朱:这句砍掉了呀。
陈:哦对——我忘了,这句是给砍了。那还有一句呢!那一句不是——更难吗!是不是。
我这是第几场?是第四场被鬼子给抓住的?
朱:对
陈:受尽了敌人的折磨、严刑拷打,你说我要是再坚持一会儿……
朱:恩?
陈:我要是再咬咬牙……不就挺过来了嘛!
朱:那你不就成了正面人物了吗?
陈:对呀!
朱:那我怎么办啊?
陈:这咱们还可以再改编嘛是吧。
朱:怎么改编呀。
陈:这——你——你你你,老茂,啊!这——山东大汉!讲义气!够朋友!为朋友情愿两肋插刀啊!今天——朋友我有点忙你得帮一帮吧
朱: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啊
陈:你看——你帮我叛变一下得了……
朱:什么什么!
陈:你替我……
朱:我替你叛变!
陈:哎,你这,老茂……你替我叛变一回……
朱:不行不行!
陈:你、你要是觉着吃亏,这件绸子衣服给你我穿粗布的。(说着就想跟朱换衣服)
朱:不不不
陈:没问题……
朱:不行!我条件不行!
陈:你看你这客气什么!拿着。(把自己的衣服往朱手里塞)
朱:(接过陈的衣服往桌上一摔)谁跟你客气了!我是正面人物!主角!
陈:(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)这不就结了吗!乱七八糟地说了半天,还不是还想让我给你演配角吗?
朱:好啦!开始!
陈:(不屑)神气什么!说实在的,到了舞台上那还得看谁有戏!(走到台侧)
朱:快点儿!开始!
陈:队长——别开枪!是我啊!
朱:哦——是你小子啊!
陈:(神气)嘿嘿,是我!
朱:往后站!
陈:(装作没听到)
朱:哎!往后站!
陈:(不理他)
朱:(把陈拉到后面)
陈:哎~~干什么?
朱:往后站!
陈:(往前走)干吗往后站!
朱:(拉陈)配角!
陈:(做鬼脸)
朱:是——你小子。
陈:是你老子我!
朱:啊!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陈:恩……嘿嘿……队长。(嬉皮笑脸)呃黄军让 我给您带个话儿(边说边把朱引得背对观众)只要 你能够投降黄军……
朱:哎!等等!我怎么成了背对观众了?
陈:我怎么知道!
朱:你位置站错了吧!
陈:你说怎么站?
朱:你这么站!
陈:我干吗这么站!
朱:(不耐烦)你就这么站!
陈:(陈侧站,脸偏向观众。朱把他的脸拨正,陈 再偏。如此反复三次)哎我这——我这么站着怎么 能成啊!
朱:怎么不成啊!
陈:观众只能看到我侧脸啊!
朱:这就对了,你是配角!
陈:(无言以对)哎配角就只配露-半张脸啊!哪有 这个道理嘛!
朱:哎呀。你可以把这半张脸的戏挪到那半脸上去 嘛。
陈:(指着另外半边脸)那我这半张脸怎么办?
朱:不要了!
陈:都放这面儿。
朱:恩
陈:这可就是二皮脸了
朱:你演的就是二皮脸嘛!不能抢戏!对不对。你这个地方要始终保持我的正面给观众。
陈:好!行!我就保证你的正面给观众!
朱:对!
陈:来吧!
朱: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陈:呃队长。黄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(边说边挡在朱面前)
朱:(朱闪避,陈跟着挡)
陈:呃——只要你能够投降黄军……
朱:(不耐烦地推开陈)白日做梦! 你这个叛徒!
陈:(嬉皮笑脸地又挡过来)呃——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。太军说了……(用帽子遮住朱的脸)
朱:(推开陈的手)说什么!
陈:(用帽子挡)呃——太军说了……
朱:(推开陈的手)说什么!
陈:(再挡)呃——太军……
朱:(推开)你别说了!你老挡着我干什么!
陈:(装无辜)我怎么挡你了?我这是为了保证你的正面给观众啊!我只好给观众后脑稍儿了!
朱:你这是抢戏!
陈:我抢戏?!
朱:那可不?
陈:(无辜状)我抢戏了……我连脸都不要了我拿什么抢戏啊!
朱:你说像你这样的演员我还能给你死规定吗?
陈:那你就规定好了。
朱:来来来!你就站在这儿!
陈:站哪儿?
朱:这儿!
陈:就这儿?
朱:啊!
陈:(不敢相信)就这儿!(用手比划)就这么大点儿地方?
朱:你想要多大啊!
陈:好!够站了!(做金鸡独立状)
朱:(拿他没办法)行行行!再大一点儿!(用脚比划了个圈)来来来,就站这儿!
陈:就站这儿啦?
朱:恩!
陈:行!没问题!您放心!(自言自语)我不出这个圈儿照样把他的戏给抢过来!
朱:你说什么!
陈:我说——不出这个圈儿也能把这个戏给配合好啊!
朱:行了行了。开始了。
陈:(从台侧上)队长——别开枪!呵呵,是我!哎~~~是我!(小心翼翼地防止出圈儿)
朱:是你小子啊!
陈:(不出声,自顾自地拍衣服上的灰)
朱:是你把鬼子……哎!你看这我!
陈:(装没听到)
朱:(拉他一把)你看着我!
陈:(指指圈儿)出圈儿了
朱: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陈:(不理他,作擦汗,洗澡状)
朱:(生气)你洗澡啊!
陈:谁洗澡啦?
朱:你干什么啊这是!
陈:我设计的戏擦一擦汗嘛!
朱:你不能乱动啊!
陈:我怎么乱动啦?
朱:你站这儿一乱动,那观众们就只看你不看我了!
陈:哦!你管得了我,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!
朱:哎你这——你也太不了解你那条件了。
陈:我怎么不了解我自己?
朱:你说你这条件多棒?啊!你让大家看一看!
陈:大家看看
朱:(指着陈)你看这鼻子,这眼睛,这脑袋瓜子,那几千年才出一个啊
陈:(沾沾自喜)
朱:像你这样的形象是吧,小偷小摸啊、不法商贩啊、地痞流氓啊,不用演,往那儿一戳,他就行了。
陈:(瞪着朱)几千年就出这么个东西!
朱:你不是东西!
陈:什么?你说我不是东西!
朱:啊你是东西!
陈:我是什么东西!
朱:啊不,我是说像你这样的形象,他不用演,往那儿一戳就行了。
陈:怎么说啊。就像那个电线竿子似的,能行吗?
朱:那还用演吗
陈:是吗?那这演戏道简单了。
朱:本来嘛!
陈:好!就照你说的演!
朱:来!
陈:(从台侧上)队长——别开抢!是我!(然后像电线竿立着)
朱:哦——(没法儿演下去了)你小子。说话!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
陈:(不做声)
朱:你说话呀!
陈:你们家电线杆子能说话吗!
朱:你这个——台词还是要说的嘛!
陈:你让我说我就说呗。
朱:你千万记得啊!只要我掏出枪来一抬手——
陈:怎么着?
朱:你就倒下。
陈:为什么?
朱:这表示我的枪法准啊!
陈:可以啊。
朱:恩~~是你把鬼子引到这儿来的?
陈:(一个调)队长黄军说了让你交枪投降……
朱:住口!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。
陈: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只要你投降了黄军保证你荣华富贵金票……
朱:住口!住口!我代表人民代表政府我枪毙了你……
陈:(在朱开枪之前倒下)
朱:哎!人呐?人呐!
陈:(坐起来)哎。这儿呐。
朱:我还没打你怎么就倒了?
陈:哎!这不是你说的吗?只要掏出枪了一抬手我就倒下吗?
朱:那我还没开枪呢!
陈:哎哟这不显得你枪法准吗!
朱:(无奈)你这是——你这是抢戏!
陈:我这……
朱:绞戏!
陈:我没绞戏啊!我,都是按照您的意图演的嘛!
朱:我什么意图?
陈:你让我什么样我就什么样嘛!你看我这陪角也太难当了吧!朱时茂,我演了十几年戏了,我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主角儿!不演了!不演了!
朱:我知道你有情绪——
陈:我没情绪!呵呵呵没情绪!
朱:我知道你不愿意演配角。
陈:我演了十几年了我告诉你
朱:我知道你想演主角。
陈:废话睡不想演啊……
朱:啊?
陈:啊谁想演了?
朱:但是这个主角啊——不是谁都能演的。
陈:别说得那么邪呼。
朱:啊——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嘛,我这个角色你就演不了。
陈:(走到朱跟前儿)你的角色我演不了?
朱:就是嘛
陈:说实在的,你以为我不懂这个……
朱:懂什么?
陈:演员演什么戏那全看穿什么衣裳。
朱:啊
陈:我要是换上您这衣裳……
朱:怎么样?
陈:我演得比你强!
朱:什么什么?你演正面人物?
陈:我演正面人物怎么着!
朱:咱问问现场的观众也通不过呀。
陈:你问问!
朱:嗨嗨嗨!你别发动群众啊!
陈:我怎么发动群众啊,群众的眼睛自然雪亮的嘛!
朱:行行!今天我看在观众的面子上,我让他过这一回隐。(脱衣服)
陈:啊!真换啊!真换啊!(赶忙脱衣服)
朱:来!我主要是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演配角的。
陈:啊不不不。我今天让您看看我能不能演主角。
朱:你看就我这样的,穿上这种衣服他也是个地下工作者啊!(指陈)您再瞧瞧这位。整个儿一打入我军内部的特务!
陈:(穿好衣服后傻笑)(神气十足,两手叉腰)
朱:叉腰干什么?
陈:(拍朱的肩膀)小鬼……
朱:去去去!谁是你小鬼!我说——好了没有?
陈:好了。
朱:下去!
陈:哎!(欣然下去)(看看自己的衣服回过神来)(拍拍朱,指指台侧)
朱:干吗!
陈:下去!
朱:你!
陈:我是主角!
朱:(推开陈)往后往后!(慢慢走到一边儿停下)
陈:叛徒神气什么?(要拔枪)嘿!你下去!
朱:(指指陈。只得下去)真是的!
陈:哼!真是的!开始了啊!
朱:开始了。队长——
陈:站住!别过来——(拔枪。打不开枪套)
朱:队长——别开枪。别开枪。队长,别开枪!
陈:怎么打开呀这?
朱:(按一个按纽打开枪套)
陈:呦!(傻笑)
朱:好玩儿吧?
陈:好玩
朱:会玩儿吗?
陈:会玩
朱:没玩过吧!
陈:说什么呢!走!
朱:开始!
陈:开始了啊!
朱:队长!队长!别开枪!
陈:哎哟我这戏还没开始呢!
朱:那我演的时候它就开始了!
陈:现在是我演的时候。啊——知道吗?
朱:那我什么时候上场?
陈:我管你什么时候上场啊!
朱:怎么能不管呢!
陈:那——你总得看我来几个造型吧!
朱:啊!还造型!
陈:咱们还得——亮个相嘛!
朱:这模样还亮相啊!
陈:那是!
朱:行行!只要你一亮相我就上。
陈:没错儿!
朱:好好
陈:看准了啊
朱:啊
陈:开始了啊
朱:开始
陈:(亮相)同——志们!坚持就是胜利!人民等着我们立功消息。弟兄们!给我顶住!给我顶——住!
朱:什么啊这是!(说着就要下去)
陈:哎!上啊!
朱:(跑回来)队长!
陈:什么人!
朱:别开枪!是我!
陈:啊——是你小子!我问你!是你把八路军……
朱:什么!
陈:是你把鬼子引到这儿来的?
朱:队长。鬼子让我给你带个话儿……
陈:黄军说什么?
朱:什么?——鬼子让你交枪投降。
陈: 呸!————什么词儿?
朱:白日做梦。
陈:哦对!白日做——梦!——————后边呢?
朱:你这个叛徒!
陈:你才是叛徒呢!
朱:我说的是台词你这个叛徒。
陈:哦,行。我知道了。你这个叛徒!我原来一直以为,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——没想到啊没想到——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啊!
朱: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……队长!队长!鬼子让你交枪投降!
陈:后边儿还有
朱:没了。
陈:有!
朱:没了!
陈:我问你……
朱:啊。
陈:就没什么条件吗?
朱:没条件啊!
陈:废话!没条件谁投降啊!
朱:这是正面人物吗这是!
陈:啊——我明白啦!
朱:明白什么?
陈:闹了半天。你小子把太军给我的好处——都吃了回扣了吧!
朱:这还带回扣啦!
陈:(用枪指着朱)说!有没有!
朱:没有!
陈:你别跟我装糊涂——你当我不知道吗?
朱:你知道什么?
陈:呵呵!我来的时候黄军都告诉我了……
朱:怎么说的?
陈:黄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
朱:恩
陈:只要您能够交枪投降黄军——保证你荣华富贵,金票大大的有……
朱:(拍桌子)白日做梦!你这个叛徒——
陈:队长!我……
朱: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来?
陈:队长~~~我没办法呀~~队长!
朱: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我枪毙了你——哎!我枪呢?
陈:(递过枪)啊!这儿呢!
朱:我枪毙了你——啪!
陈:(中弹的动作)啊!哎哟!队长……
朱:(再开枪)啪!
陈:(要倒之前回过神儿)啊!不对啊!我是主角啊!
朱:什么呀!你呀……该干吗干吗去吧!

有什么好搞笑的爱国小品,2人演的字要少 赵本山照片当遗像

有什么好搞笑的爱国小品,2人演的字要少